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文书 >> 文章正文
刘某、曾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65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闽09民终26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刘某,曾用名刘某1。
  委托诉讼代理人:缪前卫,福建名仕宁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曾某1,曾用名曾某1。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某2。
  上诉人刘某、上诉人曾某1因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均不服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2017)闽0902民初46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2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缪前卫、上诉人曾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某2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某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并驳回被上诉人一审反诉请求。事实与理由:
  原审判决依据《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之规定,认定坐落于厦门市海沧区房屋系曾某1单独所有的个人财产。该认定适用法律错误,应予以纠正。《解释(三)》第7条第一款之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18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对于上述规定的正确理解应当是,父母在全额出资购买不动产后,通过将产权登记在已方子女名下来完成对自己子女的单方赠与,则该赠与不动产为一方个人财产。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在相关指导意见及判例中也已明确: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的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指的是一方父母全额出资的情形,如仅存在父母部分出资的,则部分出资的一方父母并不能取得房屋的所有权,也就无权决定将房屋赠与自己的子女。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讼争房产的购买系以曾某1的名义签订房屋买卖合同,购房款由首付款50万元和银行贷款117万元两部分组成;对于贷款117万元部分,由曾某1作为借款人与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刘某以借款人配偶身份在合同上签字承诺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刘某与曾某1事实上均参与了共同还贷。上述事实表明,本案并不存在曾某1父母在全额出资购买后将产权登记于曾某1名下以赠与曾某1个人的事实。另一方面,刘某作为配偶一方负有法定及约定的还贷责任,并且在事实上也承担了还贷义务。显然,讼争房产从购买和还贷上,完全不符合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的这种特殊情形,不应认定为个人财产。而依据婚姻法所确定的夫妻共同财产制原则,夫妻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除法律明确规定为个人财产或双方对财产归属有明确约定为个人所有的外,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因此,讼争房产首先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分割。
  二、原审法院认定讼争房产的首付款及部分按揭款系曾某1父母出资并属对曾某1的个人赠与,该认定同样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应当予以纠正。
  1、仅以首付款系经曾某1母亲账户汇出而认定系曾某1父母的出资,依据明显不足。首付款出资账户虽为曾某1母亲王丽平名下账户,但实系家庭经营所用账户,且家庭成员包括双方当事人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实际参与了丽平化工材料供应站的经营,时间跨度多年,并且在共同经营中产生了财产的混合。以上事实已经过柘荣县人民法院(2014)柘民初字第537号判决、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民终字第185号民事判决这两份生效判决的认定。现曾某1及其父母对共同经营及财产混同的事实予以否认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因此,该账户上的首付款出资应包含曾某1与刘某的财产在内。
  2、2012年3月起,因双方夫妻出现矛盾,曾某1还贷账户上的款项先被全部取出,而后仅在每月还贷前以其父亲名义汇入相应款项用于还贷,这一明显不同于先前的还贷行为,是曾某1一方为了离婚诉讼的需要,人为制造还贷款系其父母全额出资的假象,并不足以证实该部分还款资金均由曾某1父母出资的主张。
  退一步而言,即使认为曾某1父母对讼争房产的购买及还贷存在部分出资,则该部分出资也应认定为对原、被告双方的赠与,而非赠与曾某1个人。根据《解释(二)》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且上述法律规定中赠与表示应以父母出资时的意思表示为准。而本案中并无任何证据证明曾某1父母在出资时有明确表示赠与曾某1个人,现其父母在诉讼中主张其有出资并属对曾某1个人的赠与,事实与法律依据明显不足。
  三、原审判决上诉人将收取讼争房屋租金的一半8400元支付给曾某1,同样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也应予以纠正。
  首先,讼争房产不论被认定为个人财产还是共同财产,其产生的租金收益,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相关规定均属于夫妻双方共同所有,刘某有权收取。其次,刘某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收取租金,已用于子女抚养等家庭支出,系行使对共有财产的平等处分权,且曾某1并无证据证明刘某在离婚时仍单方占有该部分租金,其要求返还或分割均无事实依据。第三,讼争房产从2014年1月起至双方离婚判决生效时间2015年6月29日,期间对外出租共18个月。此期间内刘某只收取了6个月的租金,曾某1收取了12个月的租金。现要求刘某将收取的一小部分租金的一半返还给曾某1,而对曾某1长期收取的租金却不作返还或充抵等处理,这既无事实依据,对刘某也明显不公平。
  曾某1针对刘某上诉辩称:
  一,坐落于厦门市海沧区,产权登记在曾某1名下,系曾某1个人财产,刘某主张分割讼争房产没有事实依据,其主张应予驳回。主要理由:1、讼争房产的首付款502538元全部由曾某1父母支付。2、按揭贷款也全部由曾某1父母支付。3、房屋所有权、土地使用权登记在曾某1名下。根据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该房产应视为曾某1一方的财产。刘某以婚姻法解释(二)的作为依据主张产权是不能成立的。请求判决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
  二、刘某恶意擅自出租所得房屋租金应当退出,其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厦门房产是曾某1父母以曾某1的名义购买,本质上属于曾某1父母的房产。在柘荣县法院审理双方离婚案期间,于2013年11月9日,刘某未经曾某1父母同意,也未经曾某1受权,擅自跑到厦门以双方当事人的名义与何利平订立房屋租赁合同,将曾某1父母出资购买,产权登记在曾某1个人名下的坐落于厦门海沧区破门出租,收去租金和押金16800元。造成曾某1父亲曾某2此前购买并置于该房内拟用于装修该房的价值7789元水电配件和价值2200元的可视对讲机一台被盗。之后,曾某1及其父亲得知消息遂至厦门报案,海沧区公安派出所接警后对現场进行了勘察并制作的询问笔录。同时经有关人员的调解,曾某1父子与何利平重新订立房屋租赁合同,从而制止和纠正了刘某的侵权行为。以上事实有我方提供给一审法院的证据12、证据13、证据14、证据15证实。根据《物权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刘某恶意擅自出租所得房屋租金应当全额退还,其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
  曾某1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1,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2、刘某赔偿其厦门房屋装修水电配件7789元和可视对讲机2200元;3、分割福安房屋转让款75000元;4、分割金银首饰款20000元。事实和理由:
  一、原审法院否定曾某1母亲王丽平参与按揭还贷的事实是错误的。
  1、曾某1提供原审法院的证据5、6,证明厦门房屋按揭款月供均由父母支付的事实。原审法院虽然肯定了父亲参与还按揭贷款的事实,但对母亲王丽平参与还按揭贷款的证据链未进行综合审查判断,作出错误判决:“2010年6月至2012年2月期间的按揭款应为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即159694.52元,刘某可分得79847.26元,考虑增值因素,酌情确定为15万元。"然而,客观事实是虽曾某1嵘建行账62×××95543×××366(同账卡号43×××77)表面上看不同一账户,但两个账户之间有必然联系,该账户的两份流水明细已清楚地表明两个账户设立时间是一前一后,款项往来是相互衔接的曾某1嵘建行账62×××955开户时间为2010年3月22日,当时为了申请办理白金卡而开设的临时储蓄账户。因银行要求该账户必需存满50万元才可申请白金卡,故经向各方筹集,该账户开户当天就存满50万元。这款项的来源:一是王丽平分别从其工行尾号22011账户和建行尾号0616账户直接转存入该账户××万、2万合计24万元;二是王丽平分别从农村信用社尾号5497账户和农行尾号6652账户取出3万、1万,计4万元交曾某1嵘,加曾某1嵘向朋友张仙泽借1万、向郭盛安借3万元,合计8万元存入该账户;三曾某1嵘向朋友李佳泉借2万元到其银行尾号5968账户后再转入的;四刘某菊建行尾号1114账户转存入该账户16万元。白金卡办出后,该账户除返还张仙泽、郭盛安、李佳泉等人的借款外,同年4月4日和4月7日该账户刘某菊先后取走现金23万元,多取了7万元;4月13日、15日刘某菊哥哥刘勤先后借走5万、3万,计8万元;至同年4月18日该账户余款99900元转存入白金卡账43×××366(同账卡号43×××77),为日后支付按揭贷款的月供,这款项就是王丽平同年3月22日存62×××955账户24万元的余款。
  5或白金卡账43×××366(同账卡号43×××77)开始是为还按揭贷款开户的,后来转为王丽平化工店经营使用,该事刘某菊在庭审中已承认。原因是白金卡在国内异地汇款不收手续费,才使用这张卡,故而王丽平化工店经营中收入的现金存入该账户,与部分客户交易发生的款项也往该白金卡账户走,换句话说白金卡账户上的存款就是王丽平的钱,因此,只要该账户余额够支付按揭贷款月供,就没有全部按银行扣款相对应的时间和金额存款。原审法院对上述双方一致认可62×××955或白金卡账43×××366(同账卡号43×××77)开始是为还按揭贷款开户的,后来转为王丽平化工店经营使用的事实,以曾某1嵘提供的双方对其真实性无争议曾某1嵘刘某菊的工资收入情况刘某菊的账户流水一概否定,这显然有悖于最高院《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6条、第74条的规定。
  3,从双方当事人的经济收入状况来看,根本还不起按揭贷款月供7429.88元或7948.92元(2010年6至12月每月7429.88元;2011年1至12月每月7648.96元;2012年1至2月每月7948.92元):(1)上诉人从2005年7月起至2011年参加正式工作前为福安法院临时人员(同时先后参加成人高校学习和公务员复习考试),月工资才几百元,即使2011年底上诉人考入职后,月工资也才2300元,加上被诉人的工资3000余元,合计5000元余,两人均无从事第二职业,单靠工资收入,加上培养女儿,生活还要依靠父母资助,哪有钱支付银行按揭贷款月供?(2)上诉人提供给原审法院刘某菊建行帐62×××700的流水明细,证刘某菊工资收支情况,印证其根本没有出资还按揭款。
  4,退一万步而言,即刘某菊有权分割,原审法院以近翻倍增值为由判定补偿款数额也是不妥的。
  综上,讼争厦门房屋曾某1嵘父母出资购置,产权登记曾某1嵘个人名下。原因曾某1嵘父母想争取较长的按揭贷款期限,减少月供,因此,该房不论是首付和月供皆曾某1嵘父母全额缴纳曾某1嵘刘某菊均无出资。该房依法属曾某1嵘父母曾某1嵘个人的赠与,属曾某1嵘个人财产,不属于所谓的夫妻共同财产刘某菊要求分割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二、原审判决平分厦门房屋租赁的押金与租金共计16800元,并驳曾某1嵘要刘某菊赔曾某1嵘放厦门海沧区室套房内拟用于装修该房的价值7789元水电配件和价值2200元的可视对讲机一台的损失是错误的。主要理由:1、厦门房产曾某1嵘父母曾某1嵘的名义购买,本质上属曾某1嵘父母的房产刘某菊未曾某1嵘父母同意,也未曾某1嵘授权,于2013年11月9日(即在柘荣县法院审理离婚案期间)跑到厦门,谎称:“老公在外地做生意没空,委托其出租房屋"等等,以双方当事人的名义与何利平订立房屋租赁合同,擅自将房屋破门出租,收去押金和租金共计16800元,其行为十分恶劣,也是违法的,因此刘某菊收去的押金和租金应当全额退曾某1嵘。刘某菊有恶意擅自出租房屋的事实,没有这个事实就不存在东西丢失前提。3、该房屋有需要装修的事实。4、有报案记录。虽然报案内容曾某1嵘父亲单方陈述,曾某1嵘父亲不可能捏造事实诬陷他人,特别是在当曾某1嵘还不知道刘某菊所为的情况下,且公安人员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因此曾某1嵘主张赔偿证据充分。
  三、福安市法院联建宿舍楼2号楼403套房转让所得价款,应与本案一并处理,原审判决驳曾某1嵘请求是错误的。理由:1、该款不涉及他人。该款是已经取回的房屋价款,与后买受人和前出售人均没有关系,完全可以在双方之间进行分割。2曾某1嵘提供的银行帐户已清楚地表曾某1嵘支付过购房款80000元刘某菊曾某1嵘银行卡上取走230000元,扣除其打进的160000元,还有70000元,计150000元,该款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完全可以进行分割,原审判决驳曾某1嵘请求错误的。
  四、黄金首饰六两六钱重,价值4万余元曾某1嵘主张分割证据充分,原审判决驳回不当。1曾某1嵘主张的依据有彩礼清单和凭证复印件,这些证据足以证刘某菊身上有这些金银首饰。2、金银首饰是男方送给女方的,如果女方没有带走这些首饰品,举证责任刘某菊,原审曾某1嵘证据不足驳回不当。
  菊针曾某1嵘上诉辩称,
  嵘上诉主厦门海沧区室(以下称案涉房产)的首付及还贷均由其父母全额出资,其依据明显不足。案涉房产出资中首付款部分,因存在家庭成员共同经营而产生的财产混同,故该部分出资应包刘某菊曾某1嵘的财产份额在内。关于还贷部分,从2012年3月开始,因夫妻感情破裂,而曾某1嵘还贷账户上每月以其父亲名义汇入相应数额款项用于还贷,这明显是人为制造的表象,并不能以此简单认定为系其父亲出资还贷。至曾某1嵘所称其母亲向其账户(包括账号尾号为××及9427)的其他转账。现已查明,其中2012年3月22日向6695账户转账24万元时,还贷尚未开始,也并非转入还贷账户,显然与还贷无关。另外几笔虽汇曾某1嵘名下还贷账户,但转账时间与金额上均与还贷之间无法对应,且从该账户的流水明细上明确体现,其汇入的款项实际上只是经该账户支付给化工材料供应站客户,明显不是还贷用途。因此曾某1嵘的该项上诉主张并无事实依据。
  二曾某1嵘上诉要刘某菊赔厦门海沧区室内财产损失,同样不能成立。首先曾某1嵘主张的是遗失物品(包括水电配件,对讲机等)均系其父亲购买,则其以财产权利人身份要求答辩人对其赔偿,在请求主体上明显不适格。其次,对曾某1嵘的父亲是否确有购买上述物品以及物品的数量与价值,以及上述物品是否如其所说放置于屋内且其后遗失等相关事实曾某1嵘均未提供充分有效证据予以证实。本案更无任何证据证刘某菊曾某1嵘所称的财物丢失究竟存在何种过错与侵权行为。因此曾某1嵘上诉请求判刘某菊对其所称的财物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任何的事实与法律依据。
  三曾某1嵘上诉称双方婚姻关系期间,因购买福安市法院联建楼2号楼403号房屋而支付的15万元,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该主张同样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首先,本案并不存在双方当事人向案外人刘稳购买福安法院联建宿舍或向他人转让该房屋的事实,也不存曾某1嵘对该房屋出资的事实。并且曾某1嵘的该项主张,柘荣县人民法院(2014)柘民初字第537号生效判决中,已进行了审理,且经该判决认定,福安市法院联建楼2号楼403号房屋购房人实际为刘勤,同曾某1嵘主张其有向刘稳支付购房款15万元依据不足。曾某1嵘仍主张其有出资15万元购买该法院宿舍且该15万元被答辩人擅自占有并要求分割,既属重复起诉,也无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该生效判决所认定的事实,该上诉请求应予以驳回。
  四、对曾某1嵘上诉主张其在与答辩人订婚时交付金银首饰价值4万元,现因离婚而要求分割该财产价款2万元的问题。首先曾某1嵘关于双方订婚时向答辩人交付黄金首饰价值4万元的主张仅是其单方说法,没有证据予以证实,答辩人对此亦不认可。其次,退一万步而言,根据婚姻法相关规定,彩礼属婚前对单方的赠予,而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存在分割问题,且本案更不存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所规定的返还彩礼的情形。因此曾某1嵘的此项上诉请求同样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菊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判令依法分刘某菊曾某1嵘共有的坐落厦门市海沧区室房屋刘某菊享有一半产权。
  嵘向一审法院反讼请求:1刘某菊退还房屋租金和押金16800元,赔偿水电配件和可视对讲机一台计1万元;2刘某菊归还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75000元;3刘某菊返曾某1嵘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2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1刘某菊曾某1嵘××××年××月××日日登记结婚。2010年3月13曾某1嵘与厦门禹洲集团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位厦门海沧区室房屋(以下简称案涉房产),房产登记曾某1嵘个人名下,证号为:厦国土房证第00935137号,房屋建筑面积153.45平方米,价值1672538元,首付款502638元。2010年3月13曾某1嵘的母亲王丽平通95×××111工商银行卡向禹洲房地产公司转账422538元,2010年3月11曾某1嵘父曾某2森向禹洲地产公司销售部人员单丽娜现金存入8万元。2010年5月4曾某1嵘向建行厦门分行贷款117万元,借款期限240个月,月还本息额为7429.88元刘某菊为117万元贷款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委托扣款账户的账号43×××66(同卡号43×××77),账户户名曾某1嵘曾某1嵘母亲王丽平曾某1嵘账号62×××55账户转账2笔,2010年3月22日转账22万,2010年3月22日转账2万,王丽平曾某1嵘账43×××277转账11笔,2010年8月4日转账2500元,2010年9月5日转账8000元,2010年9月20日转账1万元,2010年9月25日转账10500元,2011年7月5日转账18825元,2011年7月19日转账2万元,2011年8月1日转账26000元,2011年8月11日转账13000元,2012年5月5日转账11400元,2012年5月5日转账8000元,2012年5月24日转账5000元,合计373225元曾某1嵘父曾某2森曾某1嵘账43×××277转账30笔,2012年3月4日9000元,2012年4月4日116000元,2012年4月6日4万元,2012年6月4日至2014年8月7日每月转账8000元,合计379000元。
  2.2014年12月12日柘荣县人民法院于作出了(2014)柘民初字第537号民事判决:一、准予原曾某1嵘与被刘某菊离婚;二、婚生曾某3琳由原曾某1嵘抚养,被刘某菊每月支付抚养费600元,曾某3琳年满18周岁为止;三、位福安市号店的房屋归原曾某1嵘单独所有,原曾某1嵘应当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刘某菊支付补偿款5万元;四、原曾某1嵘应当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被刘某菊婚前购买的五羊本田摩托车一辆,夏普液晶电视、容声冰箱、松下洗衣机、厦华液晶电视、松下空调各一台;五、驳回原、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判决曾某1嵘刘某菊均提起上诉,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17日作出(2015)宁民终字18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曾某1嵘、上诉刘某菊的上诉,维持原判。
  3.福安市丽平化工材料供应站的经营者为王丽平,组成形式:个人经营曾某1嵘挂名福安市丽平化工材料供应站的安全员。工商银行卡号95×××11系王丽平名下账户。2013年11刘某菊与何利平签订关于案涉房产《房屋租赁合同》,租期自2014年1月25日起至2019年1月24日止刘某菊收取租金及押金16800元,2014年2月10日曾某1嵘与何利平重新签订案涉房产的《房屋租赁合同》中约定:“付刘某菊租赁押金2400元和房屋租金14400元抵作本合同的押金和房屋租金。"2014年2月10曾某2森向厦门市公安局海沧派出所报案,称案涉房屋内水电配件及可视对讲机被盗。(2014)柘民初字第537号民事判决认定,福安市人民法院联建宿舍楼2号楼403号实际购房人为刘勤。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案涉房产应曾某1嵘个人所有曾某1嵘应刘某菊支付补偿款15万元,案涉房产租赁的押金与租金共计16800元属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刘某菊应曾某1嵘支付款项8400元,经折抵曾某1嵘应刘某菊支付钱款141600元曾某1嵘主刘某菊赔偿房屋内财产损失1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曾某1嵘主刘某菊退还夫妻存续期间共有财产75000元及返还彩礼中关于金饰品2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五条、第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反诉原告)曾某1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支付原告(反诉被告)刘某141600元;二、驳回原告(反诉被告)刘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被告(反诉原告)曾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双方当事人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予以确认。
  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一、关于案涉房产是否为刘某、曾某1在婚姻存续期间的共有财产,若属夫妻共有财产,刘某分割的数额的问题:
  根据双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可确认案涉房产登记于曾某1名下,为曾某1单独所有。2010年3月13日曾某1的母亲王丽平通过95×××11工商银行卡向禹洲房地产公司转账422538元,2010年3月11日曾某1父亲曾某2向禹洲地产公司销售部人员单丽娜现金存入8万元。嗣后,曾某1母亲王丽平向曾某1账号为62×××95账户转账2笔,2010年3月22日转账22万,2010年3月22日转账2万,另向曾某1账号43×××27转账11笔,2010年8月4日转账2500元,2010年9月5日转账8000元,2010年9月20日转账1万元,2010年9月25日转账10500元,2011年7月5日转账18825元,2011年7月19日转账2万元,2011年8月1日转账26000元,2011年8月11日转账13000元,2012年5月5日转账11400元,2012年5月5日转账8000元,2012年5月24日转账5000元,合计373225元。曾某1父亲曾某2向曾某1账号43×××27转账30笔,2012年3月4日9000元,2012年4月4日116000元,2012年4月6日4万元,2012年6月4日至2014年8月7日每月转账8000元,合计379000元。
  本院认为,根据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刘某主张坐落于厦门市海沧区房屋,系其与曾某1共有,并要求予以分割,举证责任在于刘某。刘某主张其有参与供应站经营,王丽平支付的钱款属供应站资金,其中包括夫妻共同财产,其对此举证有:1.曾某1的安全资格及安全资格培训记录;2.证人雷某的询问笔录及身份材料;3.王丽平名片;4.2010年3月22日刘某向曾某1转账16万元及现金存入8万元;5.福安市冠后路店面出租他人经营的现场照片;6.个人住房借款申请表;7.薛启丰出具的借条;8.婚前财产转让他人的协议;9.刘某交纳案涉房产的物业费发票。本院对刘某所举证认定如下:曾某1的安全资格及安全培训记录只能证明曾某1具有安全员的资质,不能证明曾某1直接参与供应站经营并收取费用,本院不予采信;因证人雷某未到庭,其陈述内容不明确,无法直接证明刘某与曾某1有参与经营供应站并获取收益的事实,故其书面证词不予采纳;王丽平名片只能证明王丽平有将其名下的账户用于经营使用,不能证明案涉房产的首付款为供应站资金支付;银行转账凭证、福安市冠后路店面出租照片、个人住房借款申请表、债务人薛启丰的借条、婚前房产转让协议不能证明刘某直接支付案涉房产的首付款及支付按揭款,本院不予采纳;物业费的发票,与本案案涉房产是否为夫妻共有财产无关,本院不予采纳。另,本院于2015年3月17日作出的(2015)宁民终185号民事判决,只是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并未对双方当事人是否参与王丽平化工材料供应站的经营作出认定。综上所述,刘某所举证据均不足以证实其主张。
  曾某1母亲王丽平向曾某43×××27账户支付的款项金额与时间虽与按揭款需支付的金额与时间不一致,但双方当事人均认可该账户并非银行的收取按揭贷款还款账户,而是曾某1个人账户,且按揭贷款还款均由该账户支付,故并不影响曾某1母亲王丽平将存入该账户款用于偿还按揭贷款的用途。因刘某未举证证实2010年6月至2012年2月期间的按揭款系其夫妻共同财产支付,亦未举证证实曾某1母亲王丽平将存入该账户款用于其他用途,故应认定曾某1母亲王丽平将存入该账户款用于偿还案涉房产按揭贷款。
  根据曾某1父亲曾某2、母亲王丽平支付房款的证据,应认定案涉房产的首付款502638元及之后的按揭贷款的还款,均系由曾某1父亲曾某2、母亲王丽平支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第一款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本案案涉房产登记于曾某1名下,为曾某1单独所有,且房款均为曾某1父亲曾某2、母亲王丽平支付,可视为对曾某1的个人赠与,应属于曾某1个人财产。
  因刘某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与曾某1有参与供应站的经营活动,更不能直接推定曾某1与刘某有从中获取收益权益。故刘某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其关于王丽平支付的钱款属供应站资金,其中包括夫妻共同财产及有用夫妻共同财产支付按揭贷款的主张,缺乏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其要求确认确认案涉房产系其与曾某1共有,并予以分割的上诉请求不能予以支持。
  二、关于刘某是否应返还案涉房屋租金14400元、押金2400元及赔偿财产损失1万元的问题:
  双方当事人均认可刘某将案涉房屋出租给何利平并收取租金14400元,押金2400元的事实。如前所述,案涉房屋系曾某1父亲曾某2、母亲王丽平对曾某1的个人赠与,属于曾某1个人财产。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五条规定:“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而房屋产生的租金收益应当属于夫妻双方共同所有。故案涉房产所产生的租金14400元应当属于夫妻共同共有,因刘某并无证据证实14400元已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曾某1可分得一半钱款,即7200元。押金2400元并非收益,且已折抵曾某1应收取的何利平押金,故应由刘某予以退还曾某1。因曾某1所举证据无法证实财产损失是由刘某直接造成,且其主张被盗水电配件及对讲机系其父亲曾某2所购买,其亦非要求赔偿的适格主体,故曾某1要求刘某赔偿1万元损失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福安市法院联建宿舍楼2号楼403套房转让款的问题:
  因柘荣县人民法院已生效的(2014)柘民初字第537号民事判决书已认定刘稳的房屋系刘勤购买,且曾某1无证据证明该房产系刘某、曾某1的共同财产,曾某1转账刘稳的8万元与本案无关,对曾某1提供的《房屋转让协议书》、喜盈门家居购物清单、银行流水,本院不予采信,对曾某1要求刘某返还共有财产75000元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关于彩礼中关于金饰品返还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而本案不具备返还彩礼的情形,且刘某与曾某1已结婚并生育一女,故曾某1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因厦门海沧区房屋系曾某1父亲曾某2、母亲王丽平对曾某1的个人赠与,属于曾某1个人财产,刘某要求予以分割的请求不能成立,但其出租该房收取的租金14400应当属于夫妻共同共有,曾某1仅可分得一半钱款,即7200元,同时刘某应返还曾某1房屋出租押金2400元。曾某1主张刘某应赔偿房屋内财产损失1万元,退还夫妻存续期间共有财产75000元及返还彩礼中关于金饰品2万元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案涉房产2010年6月至2012年2月期间的按揭款159694.52元应为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刘某可分得79847.26元,该部分认定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改判。
  综上所述,曾某1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刘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五条、第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2017)闽0902民初4688号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刘某在本判决生效十日内返还上诉人曾某1房屋租金7200元,押金2400元;
  三、驳回上诉人刘某原审诉讼请求;
  四、驳回上诉人曾某1原审其他反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6550元,由上诉人刘某负担,反诉费2700元,由上诉人刘某负担700元,上诉人曾某1负担2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9250元,由上诉人刘某负担7250元,上诉人曾某1负担2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彭祖斌
审判员  林 斌
审判员  吴惠玲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黄以琳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父母交的首付,离婚后夫..
·姚晨凌霄肃离婚财产分配..
·祖传玉镯离婚时怎么分割..
·盘典张柏芝与谢霆锋已分..
·锋芝婚姻变故网传闻不断..
·小两口离婚僵持不下 丈..
·盘点锋芝离婚传闻 不惊..
·新乐:民政与法院对接防..
·张柏芝将开记者会公布一..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管辖权..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